装模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装模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德同资本邵俊VC正处十字路口

发布时间:2020-03-11 10:15:45 阅读: 来源:装模车厂家

德同资本邵俊:VC正处十字路口转载创业邦导语: 从1999年底筹备第一支基金——龙科创投6600万美元,到现在管理的近5亿美元,十年间,以邵俊为首的团队管理的资金增加了近7倍,其中还包括2.5亿元人民币的德同长三角基金。其管

从1999年底筹备第一支基金——龙科创投6600万美元,到现在管理的近5亿美元,十年间,以邵俊为首的团队管理的资金增加了近7倍,其中还包括2.5亿元人民币的德同长三角基金。其管理体制,也演变为一个真正的独立合伙制,即德同基金。回顾十年间的变迁,德同资本创始合伙人邵俊显得感触颇深,应该说过去的十年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的,中间遇到很多的挫折,同时代起来的一批创投机构,很多都销声匿迹了,而活下来的,还活得不错的,整个创投界,也就那么十来个人。

回想自己投过的第一个案子,竟然是以失败开始,当然,其中也有很多的案子记忆深刻,包括最兴奋的案子,最遗憾的案子。但整体看,这十年,从投资回报来看,无论是美国的哪家管理机构,只要是1999年以后成立的,同期回报率能超过中国创投机构的,少之又少。

但,面对未来十年,邵俊也在思考,如何继续向前走,包括政策、环境是否匹配,以及行业自身是否足够自律与规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经历了十年历史的中国VC,目前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

起步1997

最早筹备基金是在1997年,当时邵俊所在单位为上海实业。1997年时,美国的风险投资非常热,我们感到很好奇,又都不太懂,于是想彻底了解一番。于是,对资本市场比较熟悉一点的邵俊,征得同意,拉上董事长、副董事长两人去美国足足呆了十天。

这十天,他们的收获很大,会见了业界的多方人士,从LP到GP,到出名的被投企业,以及一些专门为VC提供服务的律师、会计师等。简直大开眼界,受到一个洗礼。回国之后,不但邵俊,包括董事长、副董事长都非常兴奋,认为看到了未来所谓的新经济增长点,随即授权邵俊立即组织筹备上海实业自己的风险投资基金,当时的气势很大,准备同时在香港、上海、硅谷设立办公室。

好事多磨。正当其热火朝天开始筹备时,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作为香港上市公司的上海实业,股票在几周之内,从67块跌到7块。更为严重的是,所有的商业银行,一夜之间要求上海实业还钱,尤其是日本银行。当时邵俊的主要工作还是负责与金融口的合作对接 ,副业才是筹备风险投资基金。于是,上海实业召开紧急董事会,一下子取消了所有对外投资项目,本应诞生于1997年的基金计划被搁浅了。

一直到1999年,上海市政府对外宣布, 抗击金融风暴成功。上海实业内部亦召开了一个董事会,新的项目投资开始启动,邵俊又把两年前准备的一大堆材料拿出来,重新来做。于是,在1999年底龙科创投基金诞生,募集金额为6600万美元。

首案失败

邵俊说,当时包括他自己在内,整个管理团队都不是正规军出身,更像是游击队,几年间也投资了一些企业,基本属于自己摸着石头过河,所以教训不少。令邵俊记忆犹新的是,代表上海实业投资的第一个案子,竟然以失败告终。邵俊依然清晰地记得,当时是与上海本地的另一家创投机构——上海联创联合投资的,当时上海联创也刚诞生不久,如今也是国内名列前茅的投资机构。这是一家深圳做物流软件的公司,也是我们作为一只独立基金所投资的第一家企业,但后来那家企业死得很惨。

当时,该项目中,除了龙科、联创外,还有一个共同投资人美林,我们觉得美林做尽职调查一定很可靠,所以自己基本上没做。而美林又请了一家顾问公司,也是当时物流行业比较知名的咨询公司,他们搞了一个100多页的行业研究报告,我们看过之后,拍拍脑袋就投进去了。

我们投资的第一个案子是以失败告终的。邵俊反复强调,其实中国的创投史非常短,真正经历过十年,且还活得不错的机构,全部加起来,也就是十来家。早期阶段,大家都是自己通过各种途径自学的,无论是规模,还是职业化程度,与现在是无法比的,如今整个创投界有了一个长足的发展。

但另一方面也应看到,创投行业发展到今天,完全是在法律法规不健全,甚至说是在法律法规不利于行业的大环境下,发展壮大的。这充分证明,市场对VC、PE是有需要的,如果市场没有需要,即使法律法规监管环境再健全完善,国家再投多少钱也没用。邵俊同时指出。

无锡尚德 最兴奋也最遗憾

截至目前,令邵俊最兴奋的案子,还属无锡尚德。让投资家最兴奋的案子,不一定是最赚钱的,而是是否有一定的前瞻性,是否一个行业的领头羊,具备行业标杆意义。

关于无锡尚德的具体投资细节,邵俊讲到一个插曲。当时,无锡尚德的融资需求是6000万美金,而龙科创投整个盘子才6600万美元。于是,只能找其他机构联合投资。邵俊最先找到的是凯雷,其投资负责人搭着我的车从上海开到无锡,但结果是,凯雷方面开了多次会议,觉得还是看不清前景,认为太阳能还太遥远不赚钱,于是没有通过。后来邵俊又找到高盛的一个特殊情况部门,就是专门投资看不清楚前景的部门,后来高盛也投了,并赚了不少。当然,最赚的还是龙科以及邵俊,正是这个案子为下一步德同基金的创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该案也以前瞻性眼光、标杆性投资为业界所赞,就像盛大之于软银赛富等一样。

关于最遗憾的案子,也是无锡尚德。当时,除了股权融资外,无锡尚德还有一个机会,如果把握住,回报或许更多。当时无锡尚德急需3000万人民币给一国企做定金,这3000万人民币要的非常急,且一定是人民币。而当时龙科创投6600完全是美元,虽然邵俊也跟公司签了贷款意向书,希望通过银行做一些换汇安排,但时间等不及,只好放弃,后来,五六家民营资本进入。后来证明,当时参与3000万人民币的每一个民营资本投资人都获得了可观的回报,据了解,至少有三个人在用投资无锡尚德赚来的钱成立了国内的私募股权基金。

两大预测

邵俊认为,目前无论是VC还是PE,正处于一个十字街头,一个拐点上。

关于投资行业本身发展的预测,邵俊认为,未来十年,中国的VC/PE业发展会越来越健全,到那时,无论从投资,还是退出的数量,都会比海外的更多更大。严格意义上,到今天为止,我都不认为有所谓中国本土的VC产业。为什么?因为VC作为一个产业,从产业链来讲,上端融资需要LP,但中国到底有多少LP还是很大问题;产业链的另外一头退出也非常重要,对于VC来讲,是财务型投资,要有回报的,也就是退出,真正多少案子可以通过国内A股完成?还是凤毛麟角。而如果一个产业既少前端又缺后端,怎么算是一个完整的产业呢?所以到目前为止,至少中国的VC产业还不健全。但是未来十年,应该会发生很大的变化,特别是到后期,会有一个逆转。

第二个预测,是从投资的领域来讲。过去很明显,比如2000年投资主流就是互联网,每个时段都有明显的投资主流。我认为未来十年,主导行业的机会还是在新能源与清洁能源。

美国现在的问题比中国要严重得多。但仔细研究奥巴马的振兴计划,里面有很多的倾斜政策,涉及新能源及清洁技术。美国在危机当中都能做这样大胆的持续的对新能源的投资,我觉得中国更有必要。但是很可惜,这次我们的新能源及清洁技术产业振兴计划最后还是让给了其他行业,这是非常可惜的。其实,这个行业不但造福人类,而且会给投资人带来丰厚的回报。邵俊不无遗憾。

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个人所得税计算标准

利息保障倍数

个人所得税的税率

出售固定资产分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