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模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装模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印度制造vs中国制造印度纺织城向全球服装业霸主提出挑战

发布时间:2021-05-16 00:41:11 阅读: 来源:装模车厂家

印度纺织业的主要劣势是工人效率低下,几乎只相当于中国工人的三分之一

印度服装制造商T·R·维贾雅·库马尔觉得,就全球服装行业的领先地位而言,印度已经可以对孟加拉国、越南,甚至中国发起挑战。

库马尔是第二代制衣商,他已经把家族在印度南部经营的生产背心的小企业,打造成了拥有1700名雇员的服装出口公司,并打算到2020年使销售额翻一番。他的家乡蒂鲁普被誉为“印度纺织业之都”,他对这里有着更高的期望:出口额增长两倍,同时新增50万个就业岗位。

蒂鲁普的CBC时装厂生产

“蒂鲁普将成为下一个中国。”2016年8月的一个晚上,库马尔在他经营的CBC时装的办公室说,同时向记者展示了由他和其他制造商发起的一个硬封皮行动计划。“中国的生产成本已经上升,他们正逐步淘汰纺织业。机遇将降临到其他国家,所以我们要抓住它。”

问题在于,亚洲其他国家已经领先太多。印度170亿美元的服装出口在规模上仅相当于孟加拉2015年的一半,其3.7%的全球市场份额也落后于越南的5.1%。弥合这些差距至关重要:服装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曾经帮助许多发展中国家从农业经济实现转型。印度经济到2025年需要制造8000万个新就业岗位,才能满足迅速增长的年轻人口的需求。

最近的一次民调显示,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迄今为止最大的败笔是未能振兴就业。2017年,印度将有七个邦举行选举。

莫迪政府最近宣布了对纺织业和服装制造商投入近10亿美元的一揽子刺激计划,包括招聘补贴、退税和放宽加班规定,目标是在未来三年创造1000万个就业岗位,并使出口额增加300亿美元。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的当地分公司ICRA Ltd.称,鉴于进口国家的需求放缓,这个目标颇具挑战性。

“机会窗口正在收窄,如果想在纺织业重新赢得竞争力和市场份额,印度必须快速行动,”财政部首席经济顾问阿文德·萨勃拉曼尼亚和纺织部长拉希米·维尔马在6月解释刺激政策的专栏文章中说。

雪上加霜的是,8月印度纺织业的名誉遭受了一次打击: 由于WelspunIndia Ltd. 公司销售假冒的埃及棉床单,Target Corp. 终止了与该公司9000万美元的合作。

自动化威胁

印度纺织业的主要劣势是工人效率低下,几乎只相当于中国工人的三分之一。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一年出版两期的《亚洲经济政策评论》将于2017年发表的一篇研究显示,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印度的服装生产商往往没有登记注册,比其他国家的制衣商规模小,所以限制了现代生产技术的使用和接受大订单的能力。

裁剪车间

随着外国制衣和纺织品制造商加深自动化,这种差距可能会扩大。“印度必须抓紧时间利用人口年轻的优势。”莱斯大学贝克公共政策研究所的国际经济研究员拉塞尔·格林说。“自动化会让印度所能利用的时间越来越短。”

约78%的印度企业的员工不到50人,相比之下,中国为15%,萨勃拉曼尼亚说。这还意味着许多企业仍在政府征税和监管门槛之外,也就是经济学家所说的“非正规”经济。世界银行2016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孟加拉国正规的服装工人数量是非正规工人的15倍,而印度的非正规服装工人数量是正规工人的七倍。

文卡塔查拉姆·巴布就是一家小企业的老板,他按件为工人计算工资。在与他住所相连的作坊里,他的12名员工,包括两名亲戚,裁剪和缝制儿童的内衣和裤子,材料是他从出口商那里购买的剩布料。

文卡塔查拉姆·巴布

虽然外国市场遥不可及,巴布还是可以倚靠快速扩张的国内市场,更小的竞争对手就没有这个优势。他自己以前也给别人打工,20年前和四名工人创办了自己的公司。他说,当员工超过20人时,他就会去登记注册。

“我们想要做大。”他说,与此同时,他的母亲正盘着腿坐在地板上给衣服分类,周围是一袋袋布料。“劳动力短缺是一个问题。”

淡季

对于拥有12亿人口的国家来说,这听起来似乎很不可思议,然而彭博在蒂鲁普采访的所有四家制造商都反映了与巴布同样的问题。蒂鲁普区拥有250万人口,这里的房屋建设未能满足不断扩大的流动人口的需求。库马尔的行动计划中称,缺乏有技能的劳动力是“纺织业增长的最大威胁”,并建议为30万人修建房屋和宿舍。

工人在折叠棉布

印度还面临着其他制约因素。由于仅生产纯棉服饰,印度进入冬季服装市场的能力有限,与此同时,买家还认为与中国或越南相比,印度效率较低,也不太可靠。在邻国孟加拉国,服装业占了海外出口商品的80%,月最低工资大约比印度的105美元低30%,此外,孟加拉国的出口商还不需要向欧盟国家支付关税。

尽管印度有大规模的棉花生产,但“面对孟加拉国的税收优惠待遇,印度公司很难与之竞争。”ICRA的分析师阿尼尔·古普塔说。他说,该行业“依靠政府的奖励存活”,这些奖励帮助企业保持盈利和持续招聘。

印度政府8月31日称,在截至6月的三个月里,整体货物出口增长了3.2%,在连续五个季度收缩后,呈现出反弹迹象。

尽管如此,印度仍然没有像孟加拉国那样支持服装制造商,蒂鲁普的SCM Garments Pvt. 制衣公司的首席营销官M·阿鲁尔·萨拉瓦南(M. Arul Saravanan)说。该公司拥有1.5万名员工,法国体育零售商巨头迪卡侬是其客户之一。他说,签订贸易协议和稳定棉花价格将极大地刺激投资。

T·R·维贾雅·库马尔

蒂鲁普的出口商还联合起来降低成本,向其他公司传授关于“精简”的生产管理技术,培训工厂工人,以提高产量。政府为这些项目提供部分资金。

库马尔说,这项行动得到了莫迪的授意,后者在2013年竞选中呼吁制造商提出扩张建议,而不只是列举出关切。现在他们希望把行动计划带到2400公里开外的首都,让莫迪动员所有部长行动起来。

“为了竞争,我们必须在印度培育新的创业公司,我们必须降低运营成本。”库马尔说。“所以我们才让总理在德里开会——就像蒂鲁普的产业集群一样,我们必须让印度出现更多产业集群。”

南京肌腱损伤医院

艾玛医院介绍宫颈肥大是怎么回事

成都白癜风哪里的医院看得好

贵州整形美容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