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模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装模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纵深毕志飞与豆瓣互相起诉豆瓣评分屡遭质疑冤不冤-【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6:03:54 阅读: 来源:装模车厂家

做有价值的思想分享

这两天,国内知名评分网站豆瓣网又陷入舆论中心——先是电影《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下称《逐梦演艺圈》)导演毕志飞,投书给国家电影局,请求“彻查我们遭遇的极端豆瓣网不公正评分事件,特别是对‘豆瓣系’等势力‘操控中国影评产业、网络社会舆论’进行彻查与严肃处理”;其后,豆瓣网反击,起诉毕志飞及其公司北京实传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侵犯名誉权。

这是又一场因“豆瓣评分”而起的纠纷。近几年,随着豆瓣评分在观众心中地位的不断提高,其对电影票房的影响也越来越大。相应地,纠纷也随之而来。那么,豆瓣评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以下作详细分析。

毕志飞眼中穷凶极恶的豆瓣

“我经历了电影业极其荒诞和令人细思极恐的事情”。

这是《逐梦演艺圈》的导演毕志飞在微博上发表“致国家电影局的一封信”中的一句话。

信中,毕志飞还透露,“抱着坚定的维权态度,我们已于2018年2月正式向朝阳区人民法院起诉了豆瓣网公司,并向法院提交了诸多视频、音频、图片事实证据。”

在今天,关于影视作品的新闻报道或评论,都难以绕开豆瓣评分。

可以说,豆瓣评分在中国影视行业井喷式发展的当下,发挥愈来愈大的影响力。

动辄10万、20万的观众评分,发酵出来惊人力量,既能助力一部电影的“口碑票房双丰收”,也能造成一部电影的“口碑扑街,票房惨淡”。

从这个角度,豆瓣既可以是观影的指南工具,或批评的武器,也可以是一部电影的虚拟军功章,还可以是出品方和导演的噩梦。

于毕志飞而言,豆瓣无疑是噩梦。

令毕志飞细思极恐的事情是《逐梦演艺圈》“公映首日莫名遭遇豆瓣网‘锁定最低分2.0’事件”。

因《逐梦演艺圈》成为豆瓣史上最低分电影,导致该片在公映后排片骤减,在2017年9月22日公映四天就主动撤档,并改档到2018年02月09日上映,重映后上线27天,累积票房6万。

毕导应该是屈指可数的,对“连别人零头都不到”这句话最深有体会的导演。

这部他声称“十二年磨一剑”的作品,在影视圈的“万众瞩目”下,上映又撤档,改档又重映。

首映的市场反馈无比冷淡,以为撤档可以重整旗鼓,寄希望于重映一雪前耻,不幸仍是最惨烈的滑铁卢。

毕志飞把失败归咎于豆瓣的“从中作梗”,在公众号“枪稿”披露的微信截图中,毕导在纯洁心灵电影粉丝群中直言“我还导什么?职业生涯可能已经被豆瓣葬送了”。

这股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促使他写了一篇檄文向豆瓣宣战,面对豆瓣的互联网寡头地位,和雄厚的用户基础,势单力薄的毕志飞找来了靠山。

第一个靠山就是“中国电影(600977,股吧)产业和社会的公平正义”,毕志飞的控诉逻辑是:损害了我,那就是损害了中国电影行业的健康发展,有志之士应该揭竿而起,为铲除中国电影行业的“恶性大毒瘤”。

第二个靠山是“豆瓣网创始人兼CEO阿北(真名杨勃),已加入外籍,其担任法人的豆瓣公司是外商独资企业”,指摘豆瓣习惯捧国外电影,踩国产电影,这是境外资本的阴谋。

第三个靠山是毕志飞列出自己的“北京电影学院硕士,北京大学博士、国家公派赴美学者”等一系列头衔。因此《逐梦演艺圈》的史上最低分,“给很多机构和老师,甚至给国家‘丢了脸’”。

《电影导演毕志飞致国家电影局的一封信》

这样一来,给人一种“中国电影产业的健康发展、国家意识形态的安稳、高校与学术权威都跟毕志飞坐在同一条船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感觉,这是毕导的起诉策略,那就是要争取和拉拢最广大的公众支持。

刷分的豆瓣水军们能养活自己吗?

由豆瓣评分引起的新闻远不止毕志飞事件。

2016年12月27日,3部国产影片——《长城》《摆渡人》《铁道飞虎》——上映后,在豆瓣的评分一落千丈,《中国电影报》因此发文《豆瓣、猫眼电影评分面临信用危机,恶评伤害电影产业》。

接着,人民日报客户端转载了该文。

电影频道关于该事件的报道截图

该文控诉豆瓣给这三部电影的低评分,导致观众拒绝走进影院,看国产电影,损害中国的电影生态。还指出豆瓣可能存在“非正常评分”的水军,即黑客利用网络作弊技术盗取豆瓣用户的账号,悄悄进行“刷分”。

戏剧性的是,第二天人民日报社旗下官媒公众号“人民日报评论”就发文:《中国电影,要有容得下“一星”的肚量》。

该文肯定了观众拥有评分的权利,不能因为“洗澡水脏了,就把盆里的孩子也倒掉”,还说“电影生态真会被差评影响吗?却也是未必”。

可以说,在中国电影市场容量暴增、电影舆论愈加开放的环境下,因豆瓣而起的电影“事故”,毕志飞起诉豆瓣绝不会是最后一例。

然而,“洗澡水脏了”不意味着可以放任它脏,豆瓣如要发挥更积极的作用,就要对它的评分机制进行合理的规范。

正如清华大学影视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尹鸿所言,“电影欢迎一切科学的、实事求是的、公正的批评,但批评不是‘阴谋’的狂欢,不是‘预谋’的胜利”。

最近,一篇名《豆瓣刷分产业链:新片刷至6分只需5500元》流传甚广,让人开始怀疑豆瓣的公信力。

对此,豆瓣电影官方微博回应称:“反刷分是豆瓣电影日常工作的一部分。所有非正常评分都会被排除掉,不计入总分,不分新老用户。所有声称能刷分的都是骗人。”

豆瓣电影官方微博截图

到底刷分产业是不是骗人?先来说说豆瓣的评分机制。

2015年12月,豆瓣创始人兼CEO,也就是毕志飞所说“加入外籍”的杨勃,因不愿看到有人有意无意地曲解豆瓣的评分原则,在豆瓣上发文《豆瓣电影评分八问》回应质疑,在此文中,豆瓣的评分方式终于公之于众:

“比方说一部电影有42万用户打分。我们的程序把这42万个一到五星换算成零到十分,加起来除以42万,就得到了豆瓣评分。这个评分会自动出现在豆瓣各处,中间没有审核,平时也没有编辑盯着看。每过若干分钟,程序会自动重跑一遍,把最新打分的人的意见包括进来”。

如果说,水军刷分确实可以影响一部电影的评分,那通常因为此电影的评分人数少。

比如一部电影总共有一千人评分,花钱买一百个水军账号打五星,它能较大程度地影响评分。但是,如果有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评分人数,一百个水军的评分就杯水车薪,效果当然微乎其微。

这就是阿北说的“水军是有的,但豆瓣评分很难刷得动”。

这只是豆瓣评分的第一道安全屏障。豆瓣还有杜绝“非正常评分”的防御机制。如果被计算程序判断为“非正常评分”,也就是水军评分,该评分就会被删除,不参与评分结果,水军账号还会被封。

“现在门槛已经很高,声称能刷分的基本是在骗人”,阿北此话的底气,来自豆瓣一代接一代的算法工程师、程序员、编辑和产品经理,他们在评分机制的建设上贡献了卓越才智。

但是,眼睛毒一点的人,不难发现阿北话中的不确定性。在“声称能刷分的基本是在骗人”中,“基本”两字就不免让人浮想联翩。

究竟是谣言的集散地,还是真相的培养皿

一名知名媒体人向影视独舌透露,在影视圈和媒体圈工作二十多年的他,和圈内大大小小影视媒体公司的人,都有往来和接触,唯独从未在任何场合遇见过豆瓣公司的人。

就连前电影局局长张宏森也在朋友圈坦言:“电影局没有与豆瓣有过任何接触,也不认识豆瓣任何人”。

豆瓣公司在影视圈的低调与神秘有目共睹。“电影体量激增之后,我们收到的威逼利诱也多了起来”,阿北坦言。

关于豆瓣电影评分和豆瓣电影商务有无关系,阿北直言“没有关系,我们也不想有关系”。

这就解释了豆瓣身在影视圈中心区,却给人隐隐于市的感觉。为了保证公正独立,必须跟一些利益方保持距离。

虽然这只是阿北的一面之词。但是从商业逻辑来看,这种关闭商务合作的发展策略,不仅是一种选择,还是一种必然。

有一亿多活跃评分用户的豆瓣,挣钱的方法千千万,最要全身而退的,乃牺牲最无价的公信力来赚钱。这无异于竭泽而渔。

由此可见,豆瓣刷分的存在可能性,以及它的刷分力度,就仅跟豆瓣“非正常评分”的防御机制是否高效强大相关了。

要检验豆瓣评分机制的科学强大与否,或许能从个人的评分体验窥得一斑。

我算得上一名豆瓣的老用户,用豆瓣APP跟用微信的频率不相上下,还每看任何一部电影,必须打分和短评,或中长评。

本人看完一部电影后的习惯动作是:评分、写短评,看迷影好友的短评,看热门短评,看长评。

在这种习惯的锻炼下,对形形色色、口味各异的豆瓣评分者的评分视角和标准,都有相对丰富的了解。

就我个人来说,我几乎没有遇见过一部电影,看完我打算打一颗星,或两颗星,打开豆瓣APP后,却发现该电影评分为7分以上。

同时,也没有打算给一部电影打五颗星,却发现它的评分在7分以下。

也就是说,我的评分,跟它已形成的评分结果,差距区间基本不会太大。我相信这也是豆瓣赢得信任,在影视批评圈子拥有无可取代地位的原因。

前两年,人民日报客户端转载批评豆瓣、猫眼的文章,却遭到很多观众的吐槽,“拍得那么烂还不给人说啊”。

人民日报客户端转载批评豆瓣、猫眼的文章

这其实是观众被压抑已久的、不满足于“垄断式”的官方表达姿态。

豆瓣的价值,就在于瓦解这种中心化的评论体制。观众的力量真正介入电影行业,可以说就是从豆瓣开始的。这就仿佛在皇帝的新衣面前,更多儿童能发声,并被听见。

急吼吼为圈钱而来的电影人可以拍烂片,而观众也可以选择走进影院之后,躲烂片躲得远远的。

果然,生活比电影还戏剧,就在我要划上此文的句号之际,毕志飞起诉豆瓣公司一事,迎来了惊人反转!

豆瓣公司在官微上,突然发出对毕志飞和北京实传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起诉状(后者乃运营公众号“电影纯洁心灵”的公司,法定代表人是毕志飞)。

豆瓣起诉毕志飞和北京实传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控告其发表的包括“致电影局的一封信”等文章污蔑诽谤豆瓣公司,侵犯了豆瓣公司的名誉权等合法权利,要求毕志飞立马删除侵权文章,并赔礼道歉。

在《豆瓣电影评分八问》中,阿北形容豆瓣的算法工程师和水军的战争,乃“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不料如今,战争从线上转移到了线下,只是这一次谁是“道”,谁是“魔”,就没那么绝对了。

【文/阿志】

扫一扫更进一步接触影视行当!

影视独舌

由媒体人李星文创办的影视行业垂直媒体。我们的四项基本原则:坚持原创,咬定采访,革新文体,民间立场。

生物免疫细胞治疗肿瘤费用

广东医院正规聚源助孕

怎么护理宫颈炎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