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模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装模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天国里一个小人物的光影人生熠熠生辉

发布时间:2020-03-04 13:05:58 阅读: 来源:装模车厂家

记九江日报摄影记者孙仁贵二三事

2008年2月1日,孙仁贵踏着厚厚的积雪深夜采访。本报记者燕平摄

在生命的最后时光,病重的孙仁贵仍牵挂着完成整理毕生所摄图片的夙愿

孙仁贵,九江日报的一名退休摄影记者,其光影人生停止于1月15日,生命数字定格在67岁。1月19日,近千名社会各界人士云集九江贺嘉山殡仪馆,全国各地众多摄影名家大腕送来了堆不下的花圈挽联,为一名普通的地方党报摄影记者送行!

敬业一生从战地记者到党报记者

纵然发现到了肝癌晚期,孙仁贵依旧淡然。其实征兆出现在两年前,在2011年的单位统一体检中,体检报告单写着甲胎蛋白超高,这就是癌症的前兆,而当时老孙并没在意。一直到2012年9月中旬,老孙发现肚子越来越大,没法工作了,他才住进医院。入院后,他依旧偷偷溜出来,为九江年鉴和地方志整理照片

谁都知道熬夜伤肝,孙老师是累成这样的!九江日报副总编辑宋小勇说,从九八抗洪、2005年瑞昌地震,到新闻行业走转改采访任务, 每次他都冲在最前面。2005年11月26日瑞昌地震当晚,市民都在户外躲避余震,孙仁贵一个人端坐在电脑前,冒着不时的楼面抖动,向中央媒体发布最新的地震灾情,报社领导怎么劝都没用。

1986年1月,孙仁贵从部队转业到九江日报社,从一名战地记者转变为一名党报新闻摄影记者。在长达27年的时间里,九江改革开放以来的重大历史时刻记录,都凝聚着孙仁贵的心血和汗水。

1998年,九江军民奋力抗击世纪大洪水,江泽民总书记一次、朱镕基总理两次、温家宝副总理五次到九江,孙仁贵每次都跟随采访,拍摄了许多珍贵的照片,受到了省市有关领导和部门的好评,采写出《江泽民宣布全国抗洪取得全面胜利》、《朱总理送红包》、《一浪一峰总关情》等经典新闻作品。

当年7月5日上午,朱镕基亲赴九江县永安大堤视察防洪工程,孙仁贵一心顾着选择有利角度,一只脚冷不防踩在江堤斜坡的水中。朱镕基看见后,十分关切地对他说:你小心啊,千万别掉进江里呀!

据同事高立东介绍,孙仁贵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除了在摄影就是在处理图片。每当重大活动或记者集体去采访,到用餐时,总不见老孙在用胶卷的年代他到彩扩店冲胶卷去了;数码相机年代,他还是到彩扩店处理图。因为他要抢时间,把图片送给参加活动的人,却从不会问别人要钱。

九江湖滨人像摄影彩扩店老板秦志平说,老孙是他的常客,不管是几十元还是几千元,最后都会自掏腰包。许多同事都看过老孙一大叠发票,总数有4万多元。尽管如此,他仍然是有求必应,经常主动送上门。

妻子余月荣说,平时有些感冒发烧,他从不请假,经常说工作不会因为我生病就停止,不能耽搁事情,不管是报社领导还是社区居委会,一个电话就能让他挎起摄影包就往外冲。

谦谦君子有着极好的人气人缘

除了九江日报社少数年长者,很少有人知道那个瘦弱寡言的高个子,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战地记者。

1964年12月孙仁贵应征入伍,先后四次到越南参战,第一次是抗美援越,后三次是对越自卫反击战。据记载,当战士时,孙仁贵曾危急时刻挺身而出,运用所学知识解剖了美军菠萝弹,为部队解决克敌难题。在担任新华社昆明军区分社前线摄影组记者时,多次深入前线采访,拍摄的照片被新华社采用并存 入军事博物馆。21年军旅生涯,孙仁贵两次荣立三等功,四次受到嘉奖,是《解放军报》优秀通讯员,多篇作品获一等奖。

1月8日,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副秘书长、人民日报高级编辑张蔚飞专程从杭州坐火车赶到九江探望孙仁贵,鼓励他:你老山前线枪林弹雨都过来了,九八抗洪的考验都过来了,这次也一定要挺过去!

1月23日,原《中国青年报》摄影记者贺延光说起孙仁贵既赞不绝口又连声惋惜。贺延光说,他认识孙仁贵纯属偶然,但是对他的作品却神交已久。早年,贺延光曾在北京军事博物馆看到过一张老山前线的战斗场面照片,令他久久不能忘怀,由于图片没有署名,他感到有些遗憾。

1998年抗洪时,在九江采访的贺延光意外发现九江日报一名摄影记者办公桌面下压着那张旧照片。一问才得知,照片作者就是言语不多、正在帮全国媒体传送照片的摄影记者孙仁贵!这让贺延光感慨万千。

上世纪末,九江市帮助困难群众贷款创业,孙仁贵暗中持续关注两年,采写一组纪实摄影被人民日报大半个版面刊登,在全国引起热烈反响。不久九江市委一位领导为感谢孙仁贵所做的工作,主动对老孙说:家里有什么困难尽管说,能解决的尽量帮你解决。但老孙又一次不当回事。

其实,孙仁贵的儿子从云南大学毕业后,正在为找工作发愁。面对妻子的责怪,孙仁贵说:不要给领导添麻烦,年轻人前途要靠自己奋斗。

甘为人梯与人无争却桃李天下

1月29日,说起孙仁贵,江西日报摄影记者梁振堂潸然泪下:2005年瑞昌地震救灾期间,我想在帐篷内拍摄一个场景,由于没有携带鱼眼镜头,怎么拍效果都不好。老孙见状,主动把自己的鱼眼镜头给我,自己却用普通镜头拍摄,让许多同行目瞪口呆。

2004年春节前,孙仁贵和同事驾车一起去广州购买摄影器材,返回出城时路偶遇一名九江籍农民工,对方说买不到车票想要搭便车回家,孙仁贵二话没说就帮他把行李搬上车。车子在赣州过夜时,孙仁贵把床铺让给这名比自己还小的农民工,自己却蜷缩在宾馆的地上睡了一晚。

在采访一些关注度高的重大事件时,为争抢到一个最佳位置拍摄,摄影或摄像记者发生摩擦的事情并不少见,孙仁贵却经常把好位置让给素不相识的人。

九江广播电视台新闻评论部主任王卫东眼含热泪回忆说,他多年前经常和老孙一起采访,他不但让好位置给其他同行,还主动帮助电视台的摄像记者架机器,虽然没有过多的言语,那是一种父亲对孩子的关爱。

他永远谦卑得像个学生,哪怕对实习生都非常客气。九江日报原副总编辑洪世坤说,老孙对待摄影方面的优秀人才更是倾其所有,重点培养,一批九江籍优秀新闻摄影人的涌现都有老孙的力量。

说起孙仁贵,全国百佳新闻工作者、本报九江分社副社长燕平充满感情地说:他是我的恩师!是我成为职业记者的领路人。我为失去这样一位德艺双馨的好老师而痛心!上世纪90年代初,担任九江日报摄影部主任的孙仁贵发现燕平对摄影悟性较高,就经常约其到报社点评照片,邀请他参加新闻采访活动。 1992年10月,报社急需一名摄影记者,他向报社领导力荐燕平,从此,燕平进了九江日报社,成为一名摄影记者。当有人说起燕平摄影名气超过他时,老孙反而引以为豪。

2006年孙仁贵到了退休年龄,不顾报社领导好好休息的劝说,依旧奋斗在采访一线。九江日报摄影部主任蔡杰说,孙老师的许多门生、弟子都找过我,祈求我关照一下孙老师,不要让他再爬高塔、涉深水和钻地洞了

孙老师走了,不用再背着相机辛苦了、孙老师去了天堂,天堂又多了一缕阳光、一道光彩连日来,九江论坛悼念孙仁贵去世的帖子累积160多页。认识的、不认识的,有名气的、没名气的,字字句句,无不是一首首缅怀的挽歌!

本报记者张绪鸿

沈阳劳保工服定制

临沂西装定做

石家庄定制西装

烟台防静电工作服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