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模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装模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地狱使者红颜殒命-(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48:01 阅读: 来源:装模车厂家

我是辛奎,我有一个师父,师父是做灵异工作的。自从拜师以后,闲时我就翻阅师父家里的书,师父有工作的时候就跟着一起去。

我自身有“特异功能”,,能看到过去,但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未来。

一天我在师父家里,无聊地翻着那些旧书,书里的有部分文字我是不认识,但对图案却是很感兴趣。看着看着,突然我眼前出现了一些画面,看到一个年轻的小姑娘,站在门口许久,看着门,但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我很是疑惑,明明家里只有我和师傅,怎么会有个小姑娘呢,哦不对,小姑娘是站在门外的。我快速地跑去门口打开门往外一看,一个人都没有呢,是我的幻觉吗?我摇摇头更确定这一定是自己太专注看图而产生的幻觉。我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里了,继续翻着我的书。

这一天过得确实有点无聊,师父和我一整天都没有出去,有时候看书,有时候师父就会说一些师门的事情,还会讲一下自己以前经历过有趣的事。

就在第二天中午午饭时间,一对夫妻敲响了师父的门。丈夫满脸憔悴,脸上的胡渣子都没有刮,看着更是落魄;而妻子也好不到哪里,双眼红肿,看似哭了很久,头发也有点凌乱,很是悲怆。妻子还在哽咽着,事情就有丈夫说开了。

男人一下子跪在地上,握住师父的手,激动地说:“大师啊,求你帮帮我们,救救我的女儿。”

师父连忙把男人扶起:“坐下来慢慢说,把你所知道的都说一下。”

男人望了妻子一眼,叹了口气,沉沉地说:“事情是一个月前发生的,我们怎么都联系不上我的女儿,报警以后,警察找了大半个月都没有发现任何踪迹,我和妻子也没有抱任何希望了,但就算死了也要找回她的尸体好好安葬,我不想让自己的女儿有家归不得,做了孤魂野鬼。”男人说着就掩面流泪。

看着男人停下来,我着急地问:“是怎么失联的,你们有什么发现认为她已经死了?”

妻子握紧丈夫的手,虚弱地说:“这还是由我来说吧。”

女人重重地叹了口气,说:“我女儿小慧是个高中生,住宿在校,她一向品学兼优,我们对她都很放心。她有一个很好的闺蜜就是住在家隔壁的小恩,两人一起长大,一起考入重点高中,还进了一个班,同住一间宿舍。平时两人都是相互照顾,互相扶持的,两个人感情好似双胞胎姐妹一样。就在上个月4号,小恩打电话给我,很着急地说小慧不见了,找遍了学校也没有发现,不确定是不是离校了。”

“当天我们就赶到小慧所读的高中,在宿舍里,小慧的东西都是整齐地摆放着,衣物用品都还在。从学校的监控录像看到在下午3点的时候有个衣着打扮与小慧相似的女学生确实是出过校门。但对于学校来说,这也很正常,很多学生都会外出添置生活用品,零食等。我把小慧的同学和朋友都问了一遍,看能不能找到蛛丝马迹,但是大家都说不知道,最后我们就报警了。”女人边哭边流泪地说。

妻子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相片,说是小慧暑假去旅游时拍的。我看了眼照片,心里有一万只河马奔跑过,这不是我幻觉时见到的小姑娘吗?由于我的反应有点大,师父看着我问:“你见过这个姑娘?”

我连忙摆手,我怎么可以说自己幻觉见过这姑娘呢,说出来简直是天方夜谭,谁会相信呢。

师父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

妻子就接着说:“接着在半个月前,小恩跟我说,小慧在校外喝咖啡的时候好像是认识了一个在本市读大学男孩,小慧对男孩一见钟情,男孩对小慧也表示有好感。他们很多时候都会相约在咖啡厅见面。小慧曾近跟小恩说过男孩想带小慧回老家看看,就当作是旅游,具体时间还没有定下来。而且小恩还给我一本日记,说是小慧的日记,字迹是小慧的,日记记载的内容跟小恩说的大致一样,但日记本后面有几页被撕掉了,而且有修理过,很是光滑,乍看还真看不出有撕过。我是看到日记本下角的页码字体有点不同才发现的。”

这样听着,感觉这事越来越古怪了,似乎没有这么简单。小慧的失踪是小恩发现的,小慧的日记是小恩交出来的,小恩好像引着大家走,让大家都认为小慧是跟一个男孩走了,这样子更让人觉得小慧应该是遇害了,而跟小恩脱不了关系。

师父对夫妻二人说要到他们家里看看,收拾了一下东西就一起出门了。走出门口,我又看到那个小姑娘,她静静地看着自己父母许久,然后对我微笑点头就消失了。师父拍了一下我肩膀,说:“愣在这干啥,走吧。”我急忙跟上车。

他们的家是普通的小康家庭,由于收入稳定,又只有一个女儿,所以生活还是比较富裕的。他们的家收拾得很整齐,布置都看得出女主人很用心,这个家很是温馨。小慧的房间更是公主系列的粉色,收拾得很整齐,可以看得出小慧被教养得很好。有这般教养的女孩不会毫无交代就去别的地方的。

转了一圈他们家,师父就告辞了,我们一起回到师父家。就在我出神地想着小慧的事情,师父问我:“你是不是见到了小慧呢?”

我很惊讶的张大嘴,瞪着眼看着师父,说:“师父,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看到小慧照片时的反应,我就知道了”,师父说。

我恍然大悟,挠着头发不好意思地说:“昨天就见过了。昨天看着书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些景象,就看到小慧站在师父家门口,我还以为是幻觉呢。然后刚才出门时,在门口也看到了。”

“她有说什么吗?”师父问。

我摇摇头。师父沉默了。

晚上,师父在符纸上画了一通,然后点燃烧掉,我问师父这是什么,师父说是邀请函。等到11点就听到了敲门声,师父开门作了一个请的姿势,但我没看到任何人,师父也让我坐下,就坐在他的对面,他的旁边仿佛有人坐着。定睛一看,原来是那小姑娘即是小慧坐在那。

师父对小慧说:“你对于生前见到最好一个人还记得什么吗?”

小慧摇摇头,想了想说:“我只知道阿俊约了我到常去的咖啡厅等,我先到点了杯咖啡,喝着等阿俊,越坐就越困,最后不知怎么就睡着了。然后到我有意识就成了这样子,我应该是死了吧。不过挺奇怪的,明明前一天阿俊说他今天下午有课,小恩说是阿俊想给我惊喜。”

“是小恩告诉你约会信息的?”我惊讶的问。

“是啊,有什么问题呢?小恩跟阿俊也是认识的,小恩是我的好闺蜜,所以我就把阿俊介绍给她认识了。”小慧傻傻的说。

我心里就疑问怎么又是跟小恩有关呢?

师父对着我说:“你帮她看看阿俊是什么样子的,我想明天见见他。”

我让小慧附在我身上,我看到小慧跟阿俊一起的回忆,很是甜蜜,他们一定是很相爱的。我想阿俊知道小慧失踪后肯定会是很难过,很颓废吧。

第二天我就去咖啡厅打听阿俊的动态,从服务员那知道,阿俊还是很喜欢到咖啡厅里坐,有时候一坐就是一天,好像在等着小慧的出现。不过就在2天前,阿俊都是跟一个女孩子来喝咖啡的,女孩每次来都只是点一杯橙汁,喝完就催着阿俊走,好像不太喜欢留在这。

我选了个窗前的座位,点了杯咖啡,咖啡钱自然是师父给的,在等着阿俊的出现。10点左右,我就透过玻璃窗看到阿俊牵着一个女孩向咖啡厅走来。 我没有走上去找他,而且一直静静地观察他们,那女孩正如服务员说的那样,坐在咖啡厅里很不自在,我把女孩的样子记在了脑里。他们的动作很亲昵,应该是男女朋友关系,看着他们应该感情很好,但对于女孩的不自在,男孩似乎一点都没留意到。

看着他们亲亲我我,我怀疑这是和小慧爱得如胶似漆的阿俊吗?怎么这么快就变心了?这男人也是渣到不行。喝完咖啡我就往师父家里走,应为小慧还在师父家里,我要去交任务呢。

小慧从我的记忆力看到这一切,不敢相信,因为陪住阿俊身边的女孩是小恩,怎么可能是这样。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安慰小慧,师父只是提醒地说:“找到你的尸身最重要。”

小慧掩脸哭泣,崩溃的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师父不吭声,等小慧哭完了,自己冷静下来。师父才说:“你晕倒后醒来的第一个地方是在哪里?”

“学校后山”,小慧激动起来,“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我是在学校后山走下来的。”

师父问:“你被藏在后山容易被人发现吗?”

小慧道:“如无意外,基本不会被人发现的。虽然说是学校的后山,但那山距离学校还有有段距离的,哪里杂草丛生,一般情况下,大家都不愿意往后山走的,我记得小恩还去过后山探险呢。”

晚上小慧带着师父和我一起到了学校的后山,哪里真的很荒芜,杂草长得半人高,树木长得奇形怪状,密密麻麻的,很不好走。我们艰难的走到我估计是半山腰的位置,竟然出现一间红砖砌成的小屋,里面有很多大缸。师父拿出纸符,念念有词,然后符纸自动燃烧起来,小慧也发光了,不过一下子又暗了。

师父说,这是曾经藏着小慧尸体的地方,不过现在尸体被搬走了。就这样,我们寻寻觅觅了好几天,还是没能找到小慧的尸身。小慧也没地方可去,就暂且留在师父的家里。

过了几天,小慧的父母突然来到师父的家里,把小恩的住院告诉了我们,大家都暗暗吃惊,因为我跟师父都认定小慧的死,是小恩爱恋阿俊而痛下杀手,那小恩又是怎么进医院了呢?小慧的尸身又在哪里呢?

就在我们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小慧爸爸接到一个电话,是警察局打来的,要求他们去认尸。我们就一起赶过去,虽然小慧死去一个多月,但尸身还是保持得完好无损。

原来那天阿俊真的想给小慧一个惊喜,所以他一下课就赶去了咖啡厅,就在离咖啡厅不远处,他看到小恩附着晕倒的小慧从咖啡厅走出来。阿俊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就跟在小恩她们后面,看到她们不是去宿舍,而是往杂草处走,一直跟到红砖屋外面,他躲在一边等着,等着小恩离开,他就往小屋里走,找到小慧时,小慧已经没气了。阿俊抱着小慧哭了很久,快到天亮的时候,阿俊背着小慧往自己的出租屋里走,并且买了一个很大的冰柜,把小慧放进去,保存她的尸身。

伤心过后,阿俊开始接近小恩,他想为小慧报仇。小恩本来就喜欢阿俊,在阿俊的接近下,毫无防备就成为了男女朋友。阿俊总喜欢带小恩去小慧喜欢的地方,让小恩不自在,而且阿俊送给小恩一直唇膏,是经过他化学系的好朋友加工过的,长期使用就会出现幻觉。小恩就以为自己见到小慧的鬼魂,把杀小慧的原委都一一说出来,最后还从三楼阳台跳了下去,算是赎罪了。

阿俊向小慧父母要了一点小慧的骨灰,做成了钻戒,一起离开了这座有伤心回忆的城市。

环境气体分析仪合肥便携微量氧分析仪生产销售

供应水泥发泡器泡沫水泥发泡机厂家

河源氟碳幕墙铝单板生产厂家

湖北市政管廊CPVC电力管严格控制生产技术

程力5方钩臂垃圾运输车单价

安装金昌SBB玻璃钢管严格控制生产温度

东风工地洒水车经销商

开封电力工程PE硅芯管电力传导性能

不锈钢立柱安装梅州市厂家批发镜面不锈钢立柱源头工厂